Categories :

走进坦桑尼亚古尔纳的故乡

2021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尘埃落定,坦桑尼亚小说家阿卜杜勒阿扎克古尔纳获此殊荣。作家于1948年在出生于坦桑尼亚的桑给巴尔岛。

桑给巴尔岛位置图如果要替本次诺贝尔奖的颁发对象下一个主观的定义,那么,我想大多数人同我一样,会脱口而出“陌生”。古尔纳这个名字大概都是第一次听说,而坦桑尼亚,在我们的印象中就是两个符号:非洲和坦赞铁路。一个世界级的奖项落户坦桑尼亚,对信奉“身体与心灵,总要有一个在路上”的行者而言,自然又默认了一个遥远地方作为旅行目标。坦桑尼亚值不值得打卡?孤独星球盛赞它是动物天堂,让人陶醉的除了野生动物,还有神奇的海岸线,海岸线上静谧的小岛、绵长的沙滩以及几百年来沉浸在斯瓦希里文化中的寂静海边村庄…坦桑尼亚概况坦桑尼亚位于非洲大陆东部边缘,是东非最大的国家,分为两部分:大陆地区,即坦噶尼喀;岛屿部分,即桑给巴尔,包括20多个小岛。坦桑尼亚地理位置优越,濒印度洋,气候宜人——白天阳光充足,夜晚凉爽舒适。坦桑尼亚有多个世界地理之最:非洲最高的乞力马扎罗山,非洲最低点坦噶尼喀湖,非洲最大湖维多利亚湖。白人在非洲殖民的痕迹沉淀在坦桑尼亚的环境与人文中,古尔纳的颁奖词里,更是直言不讳反映出殖民文化的身影:因为他对殖民主义的影响,以及文化和大陆之间的鸿沟中难民命运的毫不妥协和富有同情心的洞察。

古尔纳古尔纳的故乡桑给巴尔,历史上长期由阿拉伯人占领,是环印度洋贸易圈上重要一站,也是斯瓦希里这种混合型海洋文明的主要发源地。1890年,桑给巴尔成为英国的保护国,持续时间70余年。根据英国殖民者的语言政策,桑给巴尔的教学语言从中学阶段开始由斯瓦希里语完全替换为英语。因此,古尔纳的小说,一直都以英语创作,就不足为奇了。坦桑尼亚怎么游?国内出发,一般先到亚迪斯亚贝巴,再转机乞力马扎罗机场,到达坦桑尼亚。最好提前预订好越野车,就是可以直接进入国家公园的那种。到达机场后,司机会准时来接。坦桑尼亚靠近赤道,但其气候现象可能与你想当然的炎热难耐关系不大。除非你非得在最热的季节去大草原上撒欢。坦桑尼亚是动物的天堂,因此,去坦桑尼亚旅游,就是去寻找野性自然,至于文化,即便有了诺贝尔奖的加持,大概率你也是不屑一顾的,或者,没有多余的时间去了解。坦桑尼亚有很多名声显赫的国家公园,那就是每一个选择到这非洲国家旅行的人的终极目的地。1、恩戈罗恩戈罗自然保护区恩戈罗恩戈罗自然保护区位于坦桑尼亚北部,是世界自然遗产。保护区为一片辽阔的高原火山区,西接塞伦盖蒂国家公园,东连马尼亚腊湖国家公园。恩戈罗恩戈罗的意思是“大洞”,指的是保护区核心的世界最完善的破火山口。火山口宽14.5千米,深度从610米到762米,如同镶嵌在东非大裂谷带上的一口“巨盆”。

相依这个保护区非常特别,集中了草原、森林、丘陵、湖泊、沼泽等各种生态地貌,生存着无数种类的野生动物。有着难以置信的空灵、苍翠之景观。驱车深入,你能在火山口的底部发现狮子、大象、水牛和鸵鸟等大型动物,走进草原,角马、斑马、大角斑羚、小苇羚等食草动物层出不穷,如果足够幸运,濒临灭绝的黑犀牛还可能出现你的视野。笔墨无法形容现场之十之一二,笔者唯一要特别强调的是,要体验恩戈罗恩戈罗的极致震撼,请一定在清晨到达火山口!2、塞伦盖蒂这个名字似曾相识,相信你一定有所耳闻。而且肯定是赵忠祥向你介绍的。塞伦盖蒂就在恩戈罗恩戈罗的东面,是一片无边无际的草原。自古以来,在这片广袤的平原上,成千上万的有蹄动物遵循原始生存的节奏,不断迁徙,去寻找新鲜的草地。其中最有名的是角马,它们的数量达到惊人的150万头,迁徙起来,简直惊天动地!在角马迁徙途中,它们需要跨越公园西部走廊的格鲁梅蒂河,河水中潜伏着不可计数的鳄鱼…生存还是死亡的游戏,每天都在塞伦盖蒂上演。

“凶残”一家子如你所见,塞伦盖蒂有无数食草动物,理所当然吸引了无数肉食动物。无数次你在荧屏上见过的狮子、猎豹、鬣狗,每天都在这里追逐猎物。随时踏入塞伦盖蒂的土地,随时你都可能遭遇惊心动魄的弱肉强食。那些电视里发生的故事活生生在眼前上映的冲击力,将重构你的心灵。当然,这里也有温馨有趣的一面,各种各样的小兽飞鸟,时不时就让你眼前一亮。

紫胸佛法僧比如肯尼亚国鸟紫胸佛法僧,经常在你的酒店门口溜达的蹄兔,怪模怪样的秃鹳,色彩艳丽的鞍嘴鹤等等。3、阿鲁沙国家公园阿鲁沙位于坦桑尼亚北部,是坦赞贸易往来的枢纽城市。这里也是世界著名宝石坦桑蓝的产地。看过《泰坦尼克号》的朋友一定对影片中那颗海洋之心蓝色宝石记忆深刻,它就产自该处。阿鲁沙国家公园位于梅鲁山山麓,一直延伸到阿鲁沙市镇边缘。公园内植被与动物种群随地形变化有所不同。这里是观鸟的绝佳场所,有超过400种鸟类在此生息繁衍。其中既有长居品类,又有候鸟。公园内常见动物有狒狒、大象、水牛、长颈鹿、斑马、河马、土狼及羚羊等,还有最有特色的黑白疣猴。

长颈鹿金合欢树长满山头,我想,许多人会同我的想法一样,都想近距离打望高大的长颈鹿,如何用它粗糙又灵活的舌头,在密集的刺丛中将鲜嫩多汁的树叶卷入口中。4、格兰吉雷国家公园格兰吉雷国家公园位于马尼亚湖国家公园东南侧,与塔兰吉雷保护区共同构成了一个更大的生态系统。公园入口距离阿鲁沙镇西南约100千米处,处于东非大裂谷的底部。公园内大部分是河流冲击形成的草原,塔兰吉雷河横穿而过,公园南部的马赛领地上,则是大片的金合欢树林。公园是野生动物的乐园。驱车其中,狮子搏羊,大象撼树,能让人切身感受到大自然的野性原始。

非洲象格兰吉雷国家公园有很多大象,半夜躺在酒店内,经常能听见狮子的咆哮。这里的草原景象有其特别的地方:成片的猴面包树林立于此,让人感受到一个与印象中的非洲疏林草地完全不同的景象。5、马尼亚拉湖国家公园马尼亚拉湖是位于东非大裂谷底部的一个盐湖。它在阿鲁沙西南96千米、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东面10公里处,被称为“飞禽乐园”。这个盐湖与我国西北,尤其是柴达木盆地没的高盐盐湖有很大差异,它生机盎然,植被繁茂。马尼亚拉湖生存着300多种鸟类,有火烈鸟、埃及鹅、锤头鹳、鱼狗和我们熟悉的鹈鹕等。

振翅高飞的黄嘴鹤除了鸟类,这里也是猴群的天堂,有着非洲数量最多的狒狒群体。在坦桑尼亚众多的国家公园里,马尼亚拉湖国家公园可能是最“袖珍”的一个,走马观花一遍,只需要3个小时。需要注意的是,不是一定非得去公园内的马赛人领地游览。那边的条件非常糟糕,肮脏的程度可能超越你的忍受极限,谨慎选择。走遍必去的这几个国家公园,如果你仍精力充沛,那么,坐船到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古尔纳的家乡——桑给巴尔岛走上一趟,还是有必要。岛子上建筑多为阿拉伯样式,有喧闹的集市和许多寺。或许,认真一点,我们还能走到古尔纳的故事集《我的母亲生活在一个非洲农场》中的非洲农场,发现《海边》的《天堂》。迄今为止(2021.10.10),古尔纳的作品未有任何中文版本。但即便没有拜读过作家的作品,坦桑尼亚从此也挂上了“文学”的定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