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

美新型远程轰炸机合同授出在即 将开展研发

美国空军将宣布远程打击轰炸机(LRS-B)的竞标结果,并授出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合同,最终目的是利用新一代远程轰炸机取代冷战时期研发的B-52和B-1B轰炸机。据悉,美国空军将在未来数周内把这个大型合同授予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或者由波音公司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组成的团队。该计划预计建造80-100架战略轰炸机,取代B-52和B-1B轰炸机编队。

冷战时期,为了尽可能在技术上压倒对手,美军片面追求武器性能的先进,导致研制出的装备体积庞大、价格昂贵,单价超过20亿美元的B-2隐身轰炸机就是典型代表。近年来,这种不惜巨资追求高性能的做法多次受到外界批评。因此,在LRS-B的开发使用上,将汲取B-2的这些经验教训,力求达到更小、更便宜和更精准。

LRS-B起源于2037年轰炸机项目。根据美国空军1999年公布的“轰炸机路线图”,下一代轰炸机的研制工作将于2019年开始,服役时间定在2037年。而在“美国2006年四年防务评估报告”中,将下一代远程打击系统的服役期限提前了约20年,改称“2018年轰炸机”,也就是现在的LRS-B轰炸机。根据2007年5月美空军公布的要求,2018年轰炸机将具备以下特征:能装载6.4-12.8吨武器,具备亚声速飞行能力,作战半径不低于3200公里,具有全方位隐身能力。据最新报道,LRS-B能够携带常规及核武器,可以选择有人或无人驾驶。

美军要研制LRS-B的重要理由,是现役的B-2过于昂贵,因此,要求LRS-B价格不能超过5.5亿美元。LRS-B可能只有B-2的一半大小,并主要采用“现有技术”建造,以节省研发费用。由于预算经费限制和相关技术发展的原因,美军要求LRS-B是一种多用途飞机。与传统轰炸机不同的是,LRS-B将不再一味追求远航程和大载弹量,而更强调通过空中加油和精确制导武器等技术来达到相同甚至更高的作战效能,因此其外形尺寸和重量将大幅减小,未来LRS-B将会更加重视战术作战任务。

诸多信息表明,LRS-B将揭开轰炸机发展史上新的篇章:突破传统的重磅打手角色,兼具“电磁杀手”功能。实战中,尽管轰炸机用于侦察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将情报、监控、侦察功能纳入轰炸机的主要功能范畴,是LRS-B有别于传统的地方。按计划,携带精确制导常规武器或核武器的LRS-B无需空中加油就能突人敌领空数千公里并返回基地,拥有强大的电磁波发射功率,不仅适合用于侦听、定向,还可以用于电磁压制,这样的电子战能力可以全面压制对方机载和防空雷达以及雷达制导的空空导弹和防空导弹,有效地将自卫电子战和进攻性电子战融合于一身。有分析认为,LRS-B有效载荷在6.5吨左右,作战半径不小于3200公里,航程约9000公里。

美军经过长期评估后认为,面对今后复杂多变的安全环境,必须具备打击“一切能想象到的敌方目标”的能力,能够打击从游击队员乘坐的皮卡、暴乱分子藏身的城市建筑物一直到先进防空系统、机动导弹发射车以及深埋地下的等。这显然是传统轰炸机难以满足的。因此,美军希望LRS-B能成为“能攻善守的棒球内场手”,以发挥主力和核心的作用。然而,将诸多功能寄托于一件武器装备来实现,势必是舍本逐末不现实的。

2015年1月28日公布的美国2016财年国防预算申请中,有12亿美元将用于发展“远程打击轰炸机(LRS-B)”,这意味着LRS-B项目将进入实质性研发阶段。据美国空军网站2014年3月11日报道,美国空军将在2015-2019财年,为LRS-B项目,申请114亿美元的预算。

6月3日,美国防部主管采办、技术与后勤(AT&L)的副部长肯德尔表示:“我们审视了(该机的)设计,以确保它的成熟度等级达到了要求”。肯德尔还首次透露,他是LRS-B项目的“里程碑决策者”,这意味着他将对LRS-B项目的成本、进度安排及向国防部长卡特和美国国会提交项目执行情况报告负责。LRS-B项目由美国空军快速能力办公室负责管理,该办公室直接向肯德尔担任主席的理事会报告。理事会成员还包括美国空军部长詹姆斯李,美国空军参谋长韦尔什和拉普兰特。

LRS-B项目的竞标双方分别是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波音公司小组和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决标结果将在今年宣布。虽然肯德尔表示对这个竞争性项目他不能透露太多,但他提供了少数有关各家企业整体解决方案特征的明显暗示。他说,模块化特性(Modularity)是重要的,因为“如果项目遇到麻烦,它给予了我们在竞争中途换马的可能性”。此前,他已表示工业基础在LRS-B的选型决策中不会被考虑(至少在选择首批100架机的主承包商时会是这样),但也明确表示国防部将采取竞争方式实施LRS-B的升级改造。

在美国国会参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版本的2016财年国防授权法中,该委员会要求美国国防部在最终的《2016财年国防授权法》签署之后的6个月内,向美国国会提交一份有关LRS-B项目关键技术“技术成熟度等级”(TRL)的报告。许多系统工程师认为,TRL至少是确定项目风险的一个好起点,但肯德尔表示,TRL在LRS-B项目的风险评估中将不会扮演关键角色,他说,“我审视了TRL,但我花费更多的时间在实际风险究竟是什么这一问题上你必须严密审视风险是什么,你能为缓解它而做些什么”,而不是因为某项技术的TRL达到了6或者7就选择它。他表示同意拉普兰特的说法,即“官僚们盯着TRL,而工程师们关注必须做什么工作”。不过,美国国会已要求主审计长(他领导着美国国会政府问责办公室)提交一份LRS-B项目审查报告,因此虽然肯德尔可能不把TRL视为足够好的风险判断工具,但国会将对该项目进行TRL评估。

一些预算专家们相信,LRS-B项目的研究与发展费用将达到250亿美元。美国空军已计划采购100架飞机,并表示该机的出厂单价按2010年美元值约为5.5亿美元(按现在的美元值已至少达到6亿美元)。

据报道,LRS-B平台将采用类似B-2飞机的无尾翼布局,兼具极低可观测性和长航时飞行能力。除了用于远程打击外,将具备情报搜集、电子战及综合/融合其他传感器信息的能力,能够利用隐身等能力突破敌方的防空系统。另外,F-22、F-35以及其他一些机密项目中的一些技术开发经验,将会以模块化的形式应用到LRS-B,包括执行情报、监视、侦察、诱饵、通信和电子战吊舱等。根据目标区域威胁程度在机身外安装相应模块。

公司技术人员指出,LRS-B比B-2速度更快,是“在俯冲时能达到超声速的隐身轰炸机”。美国空军已经首次确认,LRS-B在服役之初将采取有人驾驶方式。武器方面,具有内埋弹舱,除使用常规弹药外,还具有核打击能力或潜力,具有搭载大量小型精确制导弹药,实施饱和打击和多目标同时打击能力。此外,还具有搭载钻地炸弹摧毁深埋目标的能力。

由于LRS-B刚开始进行初步方案设计,其气动外形尚未确定,但根据LRS-B的大航程、全隐身和亚声速飞行能力的要求,采用类似X-47B的飞翼外形的可能性很大。X-47B的大尺寸机身中部装有后掠角较小的机翼,从而能获得更高的巡航升阻比,有利于提高航程,这对轰炸机非常有利。其机身长度较大,利于实现飞机纵向平衡,从而可以采用前缘增升措施,这与B-2外形相比,可以缩短飞机起降距离。但由于X-47B机翼前缘存在不连续折线,会形成较多的雷达反射波密集区,因此隐身性能较差,尚待进一步改进。

美军提前研发LRS-B的用意何在?诺格公司在其“2018年轰炸机”研究报告中称,加速发展新轰炸机的主要原因是中国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正在增强,使得美空军在未来西太平洋地区的冲突中,可能无法使用位于第一岛链的基地,攻击机只能从关岛和澳大利亚出发;但部署新型轰炸机后,可减少美空军50%的对地攻击飞机和60%的空中加油机的数量需求。另一方面,中国正在发展的可以攻击美国航母的弹道式导弹(如DF-21D等),以及正在发展的航母舰队,已成为美国在西太平洋实施空海一体战的最大障碍。LRS-B轰炸机可携带4-12枚反舰导弹,可对中国海军舰队包括航母在内实施攻击。同时,LRS-B具有深入敌方国土纵深区域,猎杀导弹发射车的能力。

美国国内对美军研发LRS-B提出了许多质疑:它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还是毁灭预算的庞然废物?美国空军中将查尔斯戴维斯日前承认,把研发和生产成本计算在内,LRS-B的单价将从5.5亿美元上升至8.1亿美元。LRS-B轰炸机与B-2轰炸机存在很多相似之处,那美国现在要花费超过8100亿美元,研制一款速度更慢且成本仍高的轰炸机,有何价值?

日本《外交学者》杂志网站2014年3月13日刊登题为《美国空军的新轰炸机用处何在?》一文,作者为美国肯塔基大学帕特森外交和国际商业学院助理教授罗伯特法利。文章称,潜射巡航导弹和隐形无人机,已成为LRS-B轰炸机执行对争议地区进行远程打击任务的潜在竞争对手。从全球来看,这种大型专用轰炸机是濒临消亡的机型。事实上,自最后一架B-2轰炸机,从1997年开始服役以来,没有一个国家研制了任何大型轰炸机。几乎在每支空军中,多用途战斗轰炸机都取代了大型轰炸机。

本网站文字内容归中国航空报社 中国航空新闻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