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

马龙照:新冠改名背后其实是舆论主导权的争夺!

12月5号晚上,中华中医药学会感染分会在谷晓红主任的召集下开了一个会。会上她与另外十几名副主任委员达成了一个共识:新冠肺炎”应更改名称叫“新冠病毒传染病。

传染病医学专家们对于改名的依据是现在的奥密克戎毒株已变异成另一种病,它主要感染的不是在肺部,而是在上呼吸道,因此再称它为“肺炎”显然已经不准确了!

名称会不会改?现在还不确定,但是对于改名这件事,大家表现出了强烈的关注,我对此也要举双手赞同!

很多人认为对于新冠名称的改变,就意味着定性的更改,国家有可能将它从甲类传染病降为乙类传染病的判定标准。如果官方给予确诊的话,那就意味着疫情彻底结束了!

这样的消息我们虽然还没有看到,但种种的迹象似乎表明,我们的一切努力正在朝着那个方向推进。

记得在2020年初,新型冠状病毒刚在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爆发的时候,媒体上对它的称呼各不相同,直到两个月后的2月8号这一事件才有了自己的名字——NCP,英文全称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翻译成中文就是新型冠状病毒。

正式的命名之后,全世界才对它有了更加客观、准确的认识,从而避免了主观判断和意识形态攻击的加剧。

近一个月来,对于疫情防控、政策调整、核酸乱象、病毒变异、药物治疗等等方面的信息,可以说是轮番引爆舆论场。

我们关注舆论的每一位普通民众,情绪上都似乎经历了从担忧到焦虑、从焦虑到愤怒,又从愤怒到无奈的循环往复。

好在混乱局面很快得到了控制,舆论的声音不再是单边宣传,更多科学的视角和监督的声音被允许出来抗衡;人们的情绪得到了释放,抗争的矛头也重新指向了病毒本身。

这又是一次付出惨痛代价而换来的宝贵经验,我们应该好好总结而不能将它束之高阁。

接下来面临更紧迫的问题是,如何让公众相信现在的病毒毒性已经降低,大多数阳性感染者吃药或者不吃药就能转阴。

在争取公众信任方面,主政者一贯采用的策略就是动用强大的宣传工具,不惜巨大宣传成本进行社会动员。

但舆论往往会出现“逆火效应”——当官方的宣传与人们头脑中原本的认知相违背时,公众会更愿意相信自己的认知是对的,从而对所谓“官宣”心生戒备,甚至朝相反的方向行动!

这里主要的一个原因是,公众会通过舆论的“主语”去做分析和识别;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宣导之下,它的主语依然是“肺炎”,肺炎造成的伤亡是人们近三年来心底的阴影,想在这样的主语之下改变人们对它的认知,恐怕是老牛拉破车。

其实舆论的命名直接影响和决定着舆论的传播,甚至可以说命什么名,就决定了舆论传播会获得什么样的胜利。

一战时期,美国的士兵将病毒带到了欧洲,引发整个欧洲的流感大流行,西班牙最先公开疫情,结果美国将它命名为“西班牙大流感”,直到今天这个污名也无法完全消除。

2016年4月“魏则西事件”牵出百度竞价排名的灰色产业链,舆论给另外一个主角起了名字叫“莆田系医院”,这让全体莆田人都感到很委屈。

从舆论传播的角度上来说,当下要想让科学的信息得到更广泛地传播,从被动传播到主动传播,就是要看这个肉眼不可见的病毒,应该给予怎样的称呼?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