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

瓦格纳高层团灭大换血已经开始

当地时间8月23日,俄紧急情况部门称,特维尔州坠机事故10具遗体已全部找到,搜寻行动结束。失事飞机人员名单上,瓦格纳集团创始人叶夫根尼·普里戈任确认在列。

这一天,一架私人飞机,载着7名乘客和3名机组人员,从莫斯科的谢列梅捷沃机场起飞,计划前往圣彼得堡。但飞机却在特维尔州坠毁,机上10人,全部死亡。

据俄罗斯联邦航空运输署发布的失事飞机人员名单,7名乘客中,包括瓦格纳集团的几乎所有高层领导。除了叶夫根尼·普里戈任,还有德米特里·乌特金(瓦格纳联合创始人)、谢尔盖·普罗普斯汀、叶夫根尼·马卡良、亚历山大·托特明、瓦列里·切卡洛夫、尼古拉·马图耶夫等。

英国《金融时报》援引西方情报官员,认为普里戈任的座机,是在莫斯科近郊的空中被俄军导弹击落的。在一段社交媒体上广泛传播的视频中,疑是普里戈任的飞机,在空中先爆炸,再坠落至地面。英国下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艾丽西亚·科恩斯在议会上认为,俄罗斯这么快确认普里戈任的死讯,“已经说明了一些我们知道的事实”。

考虑到与俄罗斯的敌对关系,西方国家作此猜测并不意外,但目前无论何种观点都还没有调查证据支持。

当地时间23日晚上,圣彼得堡的瓦格纳集团总部大楼,把办公室灯光编排出一个“十字架”的图案,被指是作出悼念的姿态。

曝普里戈任遭遇坠机事故死亡,瓦格纳总部大楼已亮起“十字架”,以示哀悼 / 图源:社交媒体频道“Grey Zone”

值得玩味的,是瓦格纳集团多个社交频道的公开表态。瓦格纳电报频道“灰色地带”(grey zone)发文称,普里戈任被“俄罗斯的叛徒”杀害;另一个亲瓦格纳电报频道“勋章背面”(Reverse Side of the Medal)的表态则更加直白,认为瓦格纳集团领导层的死亡是“俄罗斯军事精英的死亡”,并且特别强调“指的不是那些通过买官进爵自命的精英”。

俄当局正在调查普里戈任私人飞机坠毁的原因。俄媒报道,飞机失事前,飞行高度并没有出现下降,这意味着“或与外部因素有关”。

据英国广播公司8月16日报道,白俄罗斯公司和个人企业全国统一登记系统公布的信息显示,瓦格纳集团本月4日以“从事教育活动”的“有限公司”身份注册,注册地为奥西波维奇地区蔡尔村。

蔡尔村位于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东南方向,据信为瓦格纳集团武装人员的驻扎地。7月份,一家名为“康科德管理咨询”的地产公司,也用了同一地址注册,似乎有意转型房地产。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由普里戈任担任总经理的一家俄同名企业全资持有。

虽说普里戈任是落脚白俄罗斯,但他似乎仍经常出入俄罗斯境内主要城市,且行踪不定。

时间回到一个月前,7月27和28日,俄罗斯圣彼得堡举行的俄非峰会期间,海外社交平台上出现了普里戈任与非洲官员握手的照片,据称是中非共和国代表团成员。

就在飞机失事前2天,8月21日,瓦格纳集团的官方电报账号,发布了一则普里戈任全副武装的视频,他站在一片大草原上发表讲话,配文称:“这是一个大家期待已久的消息,我们恢复工作了”,并附上了一个电话,是瓦格纳在俄罗斯境内招兵用的。

当地时间2023年8月21日,俄罗斯雇佣军集团瓦格纳集团领导人叶夫根尼·普里戈任穿着迷彩服在沙漠地区讲线月下旬那场被俄罗斯官方定性为“叛变”的事件后,这还是瓦格纳首次公开招募,按普里戈任的说法,招募士兵,将让俄罗斯更加强大、非洲更加自由。

俄罗斯国防部否认了这一说辞,称其后方营地被打击的信息和视频,都是不真实的。瓦格纳此举,是一种信息挑衅。

从与俄军并肩作战,到兵戎相见,“瓦格纳”集团军及其首领普里戈任被各国媒体关注,是从2022年9月开始的。

面对外界,这支雇佣军团的头目是迪米特里尔·乌特金,一名曾经替普里戈任企业担任安保工作的主管。但实际上,外界早已猜测,普里戈任自己才是线年年底,随着“瓦格纳”军团在乌东阵地战的吃重,普里戈任也随即变得高调起来。特别是在持续了7个月的巴赫穆特争夺战爆发后,普里戈任的网络发声音量越来越高。对于以国防部长绍伊古和参谋长格拉西莫夫为首的正规军来说,普里戈任的多次发言,都把矛头针对自己。

由来已久的矛盾,在今年5月彻底激化。由于瓦格纳士兵伤亡惨重,普里戈任控诉俄国防部和俄军总参谋部不愿帮瓦格纳士兵扫清障碍,不提供应有的弹药。他直接把矛头指向绍伊古和格拉西莫夫,指责他们要为“上万名雇佣军士兵的死亡负责”,还责骂俩人“眼看着前线伤亡,俩人却坐在豪华办公室里中饱私囊”。

根据他的说法,由于俄军高层人为制造的“弹药不足”,致使瓦格纳部队无法完成5月9日之前夺取巴赫穆特的任务。而这些问题由来已久,俄军始终没有为他解决。另一边,俄国防部也在反制,提出对其进行收编,普里戈任自然不乐意了。

6月22日,普里戈任在采访中说,国防部完全误导了普京,直指绍伊古就乌克兰战场的状况欺骗总统。这一次,普京没有信他,这并不意外。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普里戈任会在两日后举兵起事。

在普里戈任坐镇乌东阵地之前,这种扮演作出“苦口良药,忠言逆耳”的“忠臣”角色,多数落在所谓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国防部长”伊戈尔·戈尔金身上。后者对绍伊古和格拉西莫夫的批评,一直被认为是某种直白和大胆的表现。两名不断向总统“进谏”的部将,本来应该在前线一条心才是。可戈尔金仿佛对被普里戈任抢了风头感到不满,曾经“预言”,这位雇佣军军团首领,始终有一日会成为俄罗斯的定时炸弹。

空难前,一场大换血就已经开始了。众多雇佣军头目和军事将领纷纷落马,或者被捕。戈尔金在7月21日被俄罗斯联邦安全局逮捕。在被捕前数天,戈尔金在社交媒体上公开称普京为“懦弱的小人”。在空难前一天,在军中和普里戈任关系良好的俄空天军总司令谢尔盖·苏罗维金被解除职务。

如今,名义上的瓦格纳集团领袖乌特金和实际控制人普里戈任,也一同在空难中死亡。但尚不能确定事故原因。截至发稿为止,普里戈任传出的死讯才6个小时,各种传言已甚嚣尘上。围绕这位军事强人的生死,还有许多谜团有待日后解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