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

伤病和广告权引发矛盾 拜仁向德国足协怒吼

德国国家队宣布了新一届的国家队名单,他们将在本周五和本月16日分别迎战波黑与法罗群岛两支球队。没想到这一正常的国家队比赛引起了拜仁慕尼黑与德国足协的针锋相对。争论的焦点是:拜仁要求国家队对于代斯勒的受伤负责,另外还有国家队队员的广告权和俱乐部与足协之间不同的赞助商引发的矛盾。

拜仁俱乐部指责足协,俱乐部在寻找赞助商的工作中越来越困难。鲁梅尼格在发言中表示:“德国足协是世界上最富裕的,而且在经济收入上越来越多。他们根本就没有必要与俱乐部争夺赞助商,仅仅从电视转播中我个人估计足协的收入就能达到3500万欧元。”拜仁的另一位高官乌利·赫内斯补充说:“当人们看到一场国家队的比赛能带来500万欧元收入的时候,就会发现足协根本不需要赞助商的投入。”足协主席沃勒费尔德反驳说:“联赛中有些人抱怨我们,认为我们不应该追逐赞助商,但是他们必须明白足协要做多少工作。每一年仅仅是对青少年足球我们就要投入1000万欧元。”

德国足协正在与能源供应商RWE洽谈合同,RWE同时也是勒沃库森的主要赞助商。对此鲁梅尼格批评说:“我已经看到了其中的困难。足协不应该把俱乐部的赞助抢走,这已经是俱乐部最后的资源。”

鲁梅尼格同时批评了国家队的广告活动:“球员是俱乐部的职员,他们应该首先为俱乐部服务,而不是足协。我们必须找到解决的办法,不能让俱乐部的活动与足协的活动发生冲突。”

最明显发生冲突的例子是:拜仁在今年夏季签下了主赞助商德国电信,每年将得到2000万欧元的费用。他们与德国足协也有同样的合同,截止到年底。德国足协已经开始与移动通讯服务商E-PLUS进行新的赞助合同谈判,条件是4年,1000万欧元。这样拜仁俱乐部的球员在国家队与俱乐部之间就出现了摇摆,这对于赞助商来说是无法接受的。赫内斯表示:“当足协有一个与俱乐部的重要赞助者相冲突的赞助商,这肯定将带来困难。”

这不仅仅带给俱乐部以上的冲突,也给球员们带来了烦。最著名的例子是门将卡恩,在俱乐部的许可下,他与著名的品牌“雀巢”签下了私人合约,但是在国家队的比赛中他必须身穿印有费雷罗(与雀巢同样是食品厂商)的队服参赛,因此卡恩不得不在球衫外临时加穿薄薄的外套。

另一个重要问题是代斯勒,这位国脚在5月18日对奥地利的比赛中受重伤,但此时他已经与拜仁签下了年薪200万欧元的一纸合约。德国足协为代斯勒错过的每一场正式比赛,向拜仁俱乐部支付7500欧元。总计下来,包括上半年的联赛,冠军杯赛和足协杯,共为12万7500欧元。鲁梅尼格说:“因为代斯勒至少六个月的伤势,我们蒙受的损失巨大。”他们要求足协支付400万欧元的赔偿,并且为国脚提供更昂贵的保险。但足协已经拒绝了这一要求。萧逸

拜仁队员啤酒节上“全聚德” 埃尔伯可乐代酒(图文)(10/09 15:49)

为代斯勒索赔400万欧元 拜仁“欺负”德国足协(10/09 14:03)

干得过拜仁干不过“老虎” 托普穆勒赛后大发雷霆(10/07 16:04)

496天 短命的拜仁王朝 赛季初的豪言变成“丑闻”(10/07 15:13)

拜仁慕尼黑4-1大胜波鸿 皮萨罗与对方球员争顶(图文)(10/06 11:31)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